国之重器!全球最大水电巨头总经理:对公司股票非常有信心

中国基金报 · 2018-12-13 · 公司

承载着“高峡出平湖”的梦想,长江电力(600900)自上市起就备受瞩目。作为中国最大的清洁能源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水电公司,长江电力获得无数殊荣,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三峡电厂前发表重要讲话,将三峡工程称为“大国重器”。

在A股市场上,长江电力因稳健增长、丰厚分红,成为价值投资的典范之作。该股在2018年6月中旬一度创出历史新高,市值接近4000亿元。在今年白马齐喑的市况下,长江电力成为弱市避风港。未来高分红政策会否延续?公司还将如何乘风破浪、续创辉煌?

近日,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走进长江电力,证券时报副总编辑王冰洋与长江电力总经理陈国庆进行了深度交流。

水电龙头地位稳固

王冰洋:作为全球最大的水电上市公司,请问长江电力是如何发展成为行业龙头?

采访:证券时报副总编辑王冰洋(图左)

嘉宾:长江电力总经理陈国庆

陈国庆:长江电力是在老葛洲坝电厂的基础上改制形成的。葛洲坝电厂当时属于水利部直管,华中电管局代管,是当时我国水电行业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企业。为了建设三峡工程,国家决定在葛洲坝电厂的基础上通过股份制改造形成一个融资平台,为三峡工程建设提供资金。

长江电力正式创立于2002年9月,2003年11月在上交所上市,以水电运营为主要业务,现在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电力上市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水电上市公司,拥有总装机容量 4549.5万千瓦,同时公司具有流域梯级联合调度力、大型水电站运行管理、大型水电站检修维护、跨大区水电营销、融资和资产并购整合五大核心能力,在行业内有着很大影响力和话语权。

王冰洋:水电作为一种清洁能源,请问在我国发展现状怎么样? 

陈国庆:水电是目前技术最成熟,可以大规模进行开发的一种清洁能源,作为全球最大的水电大国,中国具有非常丰富的水电资源。按照相关数据,在目前的技术水平上我国可开发的水电装机容量大概是5.42亿千瓦时,截至2017年底,我国已经开发完成的水电装机容量达3.4亿千瓦时,已占可开发容量的六成多。

随着建设进度的加快,装机规模增速高于负荷增速,电力行业总体逐步出现逐产能过剩的问题,一些水电站出现弃水问题,尤其是西南地区这几年弃水现象比较严重。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公司也无法独善其身,面临一定压力。

但是,从政策层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要求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全额收购、优先派送,《关于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的实施意见》明确国家规划内的既有大型水电优先发电计划电量不低于上年实际或多年平均水平。此外,我们公司所属电站拥有专门的电能输送通道,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发达省市及地区有专门的市场,再加上电站设备运行很稳定,电能质量本身比较高,电价有一定竞争优势,在营销等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所以弃水损失相对较小。

多手段保障电力消纳

王冰洋:接着您说的弃水话题,将来我们采取哪些措施保障电力消纳?

陈国庆:在产能过剩、市场化竞争的大环境下,对于如何发挥我们优势、充分利用长江宝贵的水能资源,我们想了很多办法,大致有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要苦练内功,提高对电站的运营管理能力,确保电站运行的安全,从而保证发电质量。这几年我们长江干流四座梯级电站安全管理水平非常高,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

第二,大力加强营销。加强与电网公司、受电省市沟通协调,争取合理的优先发电计划,及时签订各电站购售电合同,将国家给予的优先发电权确定下来。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过去在计划经济时代不太重视营销,但是这几年,营销成为公司非常重要的业务之一,我们现在拥有规模较大的营销团队,重点培育了相关营销人才,与相关电网公司业务联系紧密,及时了解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另外也加强对国家政策、市场动向等分析和预判能力,提高沟通、谈判等商务技能,努力提升营销核心能力。

王冰洋:请问公司四大电站分别是采取哪些定价形式?您怎么看待电价走势?

陈国庆:我国水电上网电价传统上主要采用成本加成、落地省区电价倒推和水电标杆电价三种定价方式,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个别地区已开始采用市场化交易的定价方式。根据相关规定,在2014年2月1日后所有新建的跨省、跨区域送电的水电站,外送电量的上网电价均采用倒推电价方式制定。

公司所属向家坝电站、溪洛渡电站采用倒推电价。三峡电站电价在实行竞价上网前,送电到各省市的落地电价,原则上按照受电省市电厂同期的平均上网电价水平确定,并随受电省市平均电价水平的变化而浮动。

当前我国电力体制还处于过渡期,电价为“计划+市场”双轨制。计划电价为国家统一定价,仍是管制状态;市场电价通过市场化交易获得。从整个发展趋势来说,电力上网改革最终会以市场竞价为主流,不过这将是渐近过程,期间不能出现安全问题。

由于市场电价是动态电价,影响因素很多,上升或下降都有可能。目前我们在落实既定电价的同时,对于市场要求参与竞价的一部分,也积极加强与电网公司的协商沟通。公司有信心去面对竞争,将做好市场交易的相关准备,争取合理收益。

两大电站建设顺利

王冰洋:乌东德、白鹤滩电站是公司未来收购的重头戏,请问这两个电站建设进展如何?

陈国庆:这两个都是国家重点建设的项目,规模庞大,目前建设进程都很顺利。乌东德水电站装机总容量1020万千瓦,建成以后将是世界第五大电站,多年平均年发电量约387亿千瓦时。预计2020年7月首台机组投产发电。

白鹤滩水电站装机总容量1600万千瓦,建成以后将是仅次于三峡的世界第二大水电站,多年平均发电量624.43亿千瓦时,相当于北京市2015年全年用电量的三分之二。这个工程还有一大特点,就是单机达到100万千瓦,将成为世界上单机容量最大的机组。预计2021年7月首台机组投产发电。

本着建设和管理相结合的理念,自2015年起,公司已为乌、白两座电站累计储备生产人员600余人,并成立了乌、白电厂筹建处。目前乌东德电厂的筹建人员全部都在工地参与工程建设,全面了解工程信息,也参与工程建设质量的控制,为下一步投产、平稳交接做准备。白鹤滩电站筹建处的相关人员也将在近期整体去工地参与工程建设。

王冰洋:2017年公司开始向下游配电业务拓展,请问现在发展状况如何?

陈国庆:自2015年以来,公司紧跟国家电力体制改革步伐,成立了三峡电能公司,积极探索发展配售电业务。截至目前,成功参与开发重庆两江新区等8个试点项目,同时公司也与葡萄牙电力公司在配售电等领域开展合作。

推动流域统一调度

王冰洋:投资收益已成公司业绩的有力补充,今年相关收益怎么样?

陈国庆:水电是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来水的不确定性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风险,有些年份来水比较枯,可能发电量就达不到预期目标,就要靠其他手段来弥补,现在主要的弥补手段就是投资收益。

公司积极开展对外股权投资,一方面围绕水电主业,主要围绕长江中上游水电资源与公司发展具有战略协同效应,以及对长江流域水资源联合调度具有促进作用的标的开展投资,通过建立股权联系,实现同一流域更多电站的科学优化调度,实现公司效益的增长;另一方面通过围绕水、电延伸业务实施战略并购,实现公司配售电、国际业务及其他新业务的快速发展,同时审慎开展财务性投资,获取投资收益。

截至三季度末,公司实现投资收益24亿元,完成全年目标的85%。下一阶段,公司将继续加大资产投资的力度,重点还是围绕主业展开,一方面通过权益法核算方式增厚利润,另一方面,通过投资与相关公司建立紧密的业务联系,加强实时调度上的协同效应。

王冰洋:您刚提到要加强长江流域水资源的整合,能否具体谈谈公司如何推进这些整合?

陈国庆:这应该是我们的目标。从国家角度来看,我们有义务在水电站保证防洪、航运、生态补水等前提下,更大范围地联合优化统一调度,以充分利用水电资源创造价值。当前我们主要是通过加大投资力度,在相关水电公司里拥有一定股权,进一步增强我们在经营活动方面的建议权和话语权。在合适时机,我们还会加大投资,进一步巩固这种股权纽带关系。

当然,我们自身也从技术层面出发,加大调度自动化系统的建设,解决技术手段上的一些问题。我们内部已经开展了很多相关项目,正在加紧建设,未来通过这两方面的共同努力,统一调度的前景会更好。

打造“一主两翼”战略

王冰洋:作为国之重器,公司未来长期发展战略是什么?

陈国庆:长江电力已是全球最大的水电公司,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提出的战略远景目标是做世界水电行业的引领者。规模方面问题不大,下一步重点在盈利能力、经营业绩等方面做到与这一地位相适应。

我们制订了业务发展总体规划,即“一主两翼”。一主就是大水电业务,这是核心主体业务,就是运营管理好大水电资产,进一步提高运营管理效率和水平。同时,我们还规划了两个新业务:一是国际化,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我们也跟着大股东三峡集团走出去,参与国际业务,比如承担海外水电站的运营咨询、投资海外水电等清洁能源资产。二是水电产业的延伸。原来我们只专注于发电,随着国家电力市场化改革,我们也在探索开拓配电新业务。多业务联合发力,促进公司不断健康有序的持续发展。

王冰洋:作为长江电力的一员老将,在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些难忘的故事吗?

陈国庆:我学的就是电专业,1986年7月大学毕业后就来葛洲坝电厂工作,回头算来有32年的工作时光,对水电、对公司都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我一开始就在代表当时我国水电最高水平的葛洲坝电厂工作,2002年来到三峡,随后又参与了溪洛渡、向家坝两个电站的建设和生产准备,后来进入公司管理岗位。我这一生很幸运,这些年都是在国家重点工程项目中度过,虽然辛苦,但是非常值得!

期间有很多难忘的回忆,因时间有限,我就简单举一个例子。在三峡电站调试期间,第一批设备是向国外进口的,当时外籍工程师八小时之外都是休息时间,但我们中方希望能够早日投产,就和外籍工程师商量能不能利用晚上的时间也进行调试,最初外籍工程师并不同意,我们就自己来调试,他来把关结果。事实证明,我们做得很好,他对我们的能力和效率也大为赞赏,不仅接受了一定程度的加班,最后甚至主动提出加班加点。经过我们夜以继日的努力,本来一个月的工程,一个星期就完成任务。这是我在历次水电建设过程中感触很深的一点,勤奋努力、无私奉献的精神代代传承,也是我们公司重要的文化之一。

王冰洋:据了解,您是当前为数不多的持有公司股票的高管,请问公司未来是否考虑股权激励?

陈国庆:我本人持有公司少许股票,对公司股票非常有信心,我们也会鼓励高管继续持股。我们将密切关注境内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特别是电力行业央企上市公司实施高管持股或股权激励情况。目前,境内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制度尚处在试点阶段,受外部市场环境影响,公司暂时没有实施股权激励及其他形式的中长期激励。未来公司将加快推进人事、劳动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建立健全激励约束机制,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积极探索实施股权激励。

未来市值还有空间

王冰洋:作为A股分红典范,未来公司是否坚持大比例分红? 

陈国庆:作为央企上市公司和水电龙头企业,为投资者提供良好回报是我们的义务。公司自上市以来一直保持稳定的现金分红政策,2016年公司实施重组后修订《公司章程》,承诺2016年至2020年每年不低于0.65元/股进行现金分红; 2021年至2025年每年分红不低于当年净利润的70%。当前这五年不低于0.65元/股的分红,对我们来说还是有一定压力,不过,经过努力,这两年公司实现了超额兑现,未来我们将平衡未来发展的资金需求与股利分配,继续为股东提供合理的投资回报。

王冰洋:公司今年股价整体表现不错,最近随大盘有所回落,请问您怎么看市场的波动? 

陈国庆:公司股价是投资者给出的价格判断,建立在对公司业绩、优势、透明度,及未来增长空间的基础之上,当然也会受到了国家宏观经济、资本市场发展、行业政策变化和市场供求关系等各种因素的影响。股价在这些因素影响下出现波动是正常的。长江电力今年市值一度创新高,这体现了投资者对公司价值的认可。

对于我们来说,除了持续大比例分红以外,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实行稳健的经营政策,避免出现重大的投资失误,确保业绩每年都能平稳增长。当然,我们也要适当展开一些宣传,通过一定的业绩推介,宣传公司的理念、文化、资产属性、战略方向和收益预期等,进一步增强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我相信公司总市值还会继续上升。


采访札记丨搏击长江铸重器


王冰洋


采访长江电力,是我非常向往的旅程。本以为可以走进公司总部所在地宜昌,窥探一下世界最大水电上市公司的真容风貌,也可借机领略一下公司主要项目三峡工程的宏伟雄姿。然而阴差阳错,机缘不巧,一直未能成行,留下些许遗憾。这次采访,是乘公司总经理陈国庆出差的机会,在北京安排的会面。聊以自慰的是,虽然未到长江各大水电工程现场,但一个小时的访谈,陈国庆通过大量数据和形象描述,已将长江电力发展的全景画面展现在我们眼前。

坐在我们面前的陈国庆,1986年大学毕业即进入葛洲坝电站,此后一直在水电行业摸爬滚打,亲身见证了中国水电行业做大做强的全过程。“我这一生很幸运,这些年都是在国家重点工程建设中度过,虽然辛苦,但是非常值得,也非常自豪”。

数据当中的长江电力,可以说是非常亮眼。上市初期,长江电力装机容量仅为 551.5万千瓦,随着多年的持续建设,目前公司总装机容量已经达4549.5万千瓦。2003-2017年,主营收入由30亿元升至501亿元,净利润由14亿元增至223亿元,增长幅度均超过14倍。同期总资产规模也由296亿元增长至2994亿元;市值也由上市初期的486亿元,一度攀升至最高时的近4000亿元。

这些亮眼的数据,让我们充满好奇,长江电力到底做对了什么,才能换来今天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发展前景?为了帮助我们探寻问题的答案,陈国庆又为我们铺展了一幅公司不断开拓的奋进画卷。

1831年,英国科学家法拉第发现了电磁感应现象,从此开启电能改变世界的奇妙历程,使人类社会进入了突飞猛进的电气化时代。这位自学成才的科学家也许想象不到,170多年后的今天,聪明的中国人已经可以把金属导体切割磁力线的发电原理,运用到装机容量超过2000万千瓦的巨型水电站。而且,中国人还按照现代企业治理规律,将大量水电资产装进一家上市公司当中,打造成世界知名的大型发电企业。

在创造这一奇迹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在亮眼数据的背后,有着万里长江奔涌而来的洪荒之力,有几代水电人孜孜以求的向上动力,有现代经济和金融制度四两拨千斤的巧力,还有因应技术和环境变化及时调整发展战略的敏锐洞察力。

    “直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在古人留下的文化遗产当中,有关长江的诗句俯拾皆是,他们用尽美妙的词汇,感叹山川壮美,寄托无限情思。遗憾的是,万里长江不仅展现壮美,还制造了水患,无数的天灾,在沿岸人的心目当中种下了千年梦想——驯服滔滔江水为我所用。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经济社会水平发展到一定阶段,对长江水电资源的开发利用才从梦想变成了现实。长江电力今天的成就,可以说是中国人治水、用水的一个镜像,是中国经济社会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动注解。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渺小的,要向滔滔江水讨得一份安宁,除了依靠科学技术,还要靠昂扬向上的生命动力。三峡电站第一批进口设备调试期间,中方希望能够早日投产,想把晚上时间也利用起来,最初外籍工程师并不同意,中方人员就自己加班调试。能力和效率得到认可后,外籍工程师也主动提出加班加点。经过夜以继日的努力,本来一个月的工程,一个星期即已完成。这是陈国庆在历次水电建设过程中感触很深的一点,“勤奋努力、无私奉献的精神代代传承,也是我们公司重要的文化之一”。

任何挣钱的买卖都拥有连通资本的权利,每一份理性投资都应该获得合理回报,功能完备的资本市场有其神奇之处,可以汇聚资本的涓涓细流,形成优质企业自由航行的汪洋大海。长江电力上市之后的发展历程,无疑是重点建设项目借力资本市场发展的成功典范。公司上市之后稳健运营,快速发展,来自资本市场的源头活水,不断变成浇筑于长江两岸的钢筋混凝土,日夜运转不停的发电机组输出电能,也给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现金回报。2016年公司实施重组后,《公司章程》规定2016年至2020年每年不低于0.65元/股进行现金分红,2021年至2025年每年分红不低于当年净利润的70%。换句话说,只要上游来水,投资者就有钱进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水电是个靠天吃饭的行业,来水多了水库存不住,来水少了机器转不动。长江电力的综合调剂能力已属上乘,但来水的不确定性仍是公司面临的最大风险。为了长期稳健发展,长江电力确定了“一主两翼”发展战略,“一主”是指做强水电主业,做“世界水电行业引领者”,“两翼”是指国际化发展和水电产业延伸。这是一张富有想象力的新蓝图,期待陈国庆和他的同事们能早日将其变成现实。


(0)
中国基金报
  • 0
  • 打开微信"扫一扫",

    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

    右上角"分享"按钮

立即评论

请先 登录
立即评论

推荐公司

国投金服
澳大利亚激石
MARKETS.COMCN
环球通金融(香港)有限公司
香港国泰金业有限公司
FXCM
FXNET
金融衍生品
SmartFintechSystems

国之重器!全球最大水电巨头总经理:对公司股票非常有信心

中国基金报 · 2018-12-13 · 公司

承载着“高峡出平湖”的梦想,长江电力(600900)自上市起就备受瞩目。作为中国最大的清洁能源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水电公司,长江电力获得无数殊荣,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三峡电厂前发表重要讲话,将三峡工程称为“大国重器”。

在A股市场上,长江电力因稳健增长、丰厚分红,成为价值投资的典范之作。该股在2018年6月中旬一度创出历史新高,市值接近4000亿元。在今年白马齐喑的市况下,长江电力成为弱市避风港。未来高分红政策会否延续?公司还将如何乘风破浪、续创辉煌?

近日,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走进长江电力,证券时报副总编辑王冰洋与长江电力总经理陈国庆进行了深度交流。

水电龙头地位稳固

王冰洋:作为全球最大的水电上市公司,请问长江电力是如何发展成为行业龙头?

采访:证券时报副总编辑王冰洋(图左)

嘉宾:长江电力总经理陈国庆

陈国庆:长江电力是在老葛洲坝电厂的基础上改制形成的。葛洲坝电厂当时属于水利部直管,华中电管局代管,是当时我国水电行业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企业。为了建设三峡工程,国家决定在葛洲坝电厂的基础上通过股份制改造形成一个融资平台,为三峡工程建设提供资金。

长江电力正式创立于2002年9月,2003年11月在上交所上市,以水电运营为主要业务,现在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电力上市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水电上市公司,拥有总装机容量 4549.5万千瓦,同时公司具有流域梯级联合调度力、大型水电站运行管理、大型水电站检修维护、跨大区水电营销、融资和资产并购整合五大核心能力,在行业内有着很大影响力和话语权。

王冰洋:水电作为一种清洁能源,请问在我国发展现状怎么样? 

陈国庆:水电是目前技术最成熟,可以大规模进行开发的一种清洁能源,作为全球最大的水电大国,中国具有非常丰富的水电资源。按照相关数据,在目前的技术水平上我国可开发的水电装机容量大概是5.42亿千瓦时,截至2017年底,我国已经开发完成的水电装机容量达3.4亿千瓦时,已占可开发容量的六成多。

随着建设进度的加快,装机规模增速高于负荷增速,电力行业总体逐步出现逐产能过剩的问题,一些水电站出现弃水问题,尤其是西南地区这几年弃水现象比较严重。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公司也无法独善其身,面临一定压力。

但是,从政策层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要求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全额收购、优先派送,《关于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的实施意见》明确国家规划内的既有大型水电优先发电计划电量不低于上年实际或多年平均水平。此外,我们公司所属电站拥有专门的电能输送通道,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发达省市及地区有专门的市场,再加上电站设备运行很稳定,电能质量本身比较高,电价有一定竞争优势,在营销等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所以弃水损失相对较小。

多手段保障电力消纳

王冰洋:接着您说的弃水话题,将来我们采取哪些措施保障电力消纳?

陈国庆:在产能过剩、市场化竞争的大环境下,对于如何发挥我们优势、充分利用长江宝贵的水能资源,我们想了很多办法,大致有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要苦练内功,提高对电站的运营管理能力,确保电站运行的安全,从而保证发电质量。这几年我们长江干流四座梯级电站安全管理水平非常高,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

第二,大力加强营销。加强与电网公司、受电省市沟通协调,争取合理的优先发电计划,及时签订各电站购售电合同,将国家给予的优先发电权确定下来。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过去在计划经济时代不太重视营销,但是这几年,营销成为公司非常重要的业务之一,我们现在拥有规模较大的营销团队,重点培育了相关营销人才,与相关电网公司业务联系紧密,及时了解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另外也加强对国家政策、市场动向等分析和预判能力,提高沟通、谈判等商务技能,努力提升营销核心能力。

王冰洋:请问公司四大电站分别是采取哪些定价形式?您怎么看待电价走势?

陈国庆:我国水电上网电价传统上主要采用成本加成、落地省区电价倒推和水电标杆电价三种定价方式,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个别地区已开始采用市场化交易的定价方式。根据相关规定,在2014年2月1日后所有新建的跨省、跨区域送电的水电站,外送电量的上网电价均采用倒推电价方式制定。

公司所属向家坝电站、溪洛渡电站采用倒推电价。三峡电站电价在实行竞价上网前,送电到各省市的落地电价,原则上按照受电省市电厂同期的平均上网电价水平确定,并随受电省市平均电价水平的变化而浮动。

当前我国电力体制还处于过渡期,电价为“计划+市场”双轨制。计划电价为国家统一定价,仍是管制状态;市场电价通过市场化交易获得。从整个发展趋势来说,电力上网改革最终会以市场竞价为主流,不过这将是渐近过程,期间不能出现安全问题。

由于市场电价是动态电价,影响因素很多,上升或下降都有可能。目前我们在落实既定电价的同时,对于市场要求参与竞价的一部分,也积极加强与电网公司的协商沟通。公司有信心去面对竞争,将做好市场交易的相关准备,争取合理收益。

两大电站建设顺利

王冰洋:乌东德、白鹤滩电站是公司未来收购的重头戏,请问这两个电站建设进展如何?

陈国庆:这两个都是国家重点建设的项目,规模庞大,目前建设进程都很顺利。乌东德水电站装机总容量1020万千瓦,建成以后将是世界第五大电站,多年平均年发电量约387亿千瓦时。预计2020年7月首台机组投产发电。

白鹤滩水电站装机总容量1600万千瓦,建成以后将是仅次于三峡的世界第二大水电站,多年平均发电量624.43亿千瓦时,相当于北京市2015年全年用电量的三分之二。这个工程还有一大特点,就是单机达到100万千瓦,将成为世界上单机容量最大的机组。预计2021年7月首台机组投产发电。

本着建设和管理相结合的理念,自2015年起,公司已为乌、白两座电站累计储备生产人员600余人,并成立了乌、白电厂筹建处。目前乌东德电厂的筹建人员全部都在工地参与工程建设,全面了解工程信息,也参与工程建设质量的控制,为下一步投产、平稳交接做准备。白鹤滩电站筹建处的相关人员也将在近期整体去工地参与工程建设。

王冰洋:2017年公司开始向下游配电业务拓展,请问现在发展状况如何?

陈国庆:自2015年以来,公司紧跟国家电力体制改革步伐,成立了三峡电能公司,积极探索发展配售电业务。截至目前,成功参与开发重庆两江新区等8个试点项目,同时公司也与葡萄牙电力公司在配售电等领域开展合作。

推动流域统一调度

王冰洋:投资收益已成公司业绩的有力补充,今年相关收益怎么样?

陈国庆:水电是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来水的不确定性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风险,有些年份来水比较枯,可能发电量就达不到预期目标,就要靠其他手段来弥补,现在主要的弥补手段就是投资收益。

公司积极开展对外股权投资,一方面围绕水电主业,主要围绕长江中上游水电资源与公司发展具有战略协同效应,以及对长江流域水资源联合调度具有促进作用的标的开展投资,通过建立股权联系,实现同一流域更多电站的科学优化调度,实现公司效益的增长;另一方面通过围绕水、电延伸业务实施战略并购,实现公司配售电、国际业务及其他新业务的快速发展,同时审慎开展财务性投资,获取投资收益。

截至三季度末,公司实现投资收益24亿元,完成全年目标的85%。下一阶段,公司将继续加大资产投资的力度,重点还是围绕主业展开,一方面通过权益法核算方式增厚利润,另一方面,通过投资与相关公司建立紧密的业务联系,加强实时调度上的协同效应。

王冰洋:您刚提到要加强长江流域水资源的整合,能否具体谈谈公司如何推进这些整合?

陈国庆:这应该是我们的目标。从国家角度来看,我们有义务在水电站保证防洪、航运、生态补水等前提下,更大范围地联合优化统一调度,以充分利用水电资源创造价值。当前我们主要是通过加大投资力度,在相关水电公司里拥有一定股权,进一步增强我们在经营活动方面的建议权和话语权。在合适时机,我们还会加大投资,进一步巩固这种股权纽带关系。

当然,我们自身也从技术层面出发,加大调度自动化系统的建设,解决技术手段上的一些问题。我们内部已经开展了很多相关项目,正在加紧建设,未来通过这两方面的共同努力,统一调度的前景会更好。

打造“一主两翼”战略

王冰洋:作为国之重器,公司未来长期发展战略是什么?

陈国庆:长江电力已是全球最大的水电公司,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提出的战略远景目标是做世界水电行业的引领者。规模方面问题不大,下一步重点在盈利能力、经营业绩等方面做到与这一地位相适应。

我们制订了业务发展总体规划,即“一主两翼”。一主就是大水电业务,这是核心主体业务,就是运营管理好大水电资产,进一步提高运营管理效率和水平。同时,我们还规划了两个新业务:一是国际化,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我们也跟着大股东三峡集团走出去,参与国际业务,比如承担海外水电站的运营咨询、投资海外水电等清洁能源资产。二是水电产业的延伸。原来我们只专注于发电,随着国家电力市场化改革,我们也在探索开拓配电新业务。多业务联合发力,促进公司不断健康有序的持续发展。

王冰洋:作为长江电力的一员老将,在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些难忘的故事吗?

陈国庆:我学的就是电专业,1986年7月大学毕业后就来葛洲坝电厂工作,回头算来有32年的工作时光,对水电、对公司都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我一开始就在代表当时我国水电最高水平的葛洲坝电厂工作,2002年来到三峡,随后又参与了溪洛渡、向家坝两个电站的建设和生产准备,后来进入公司管理岗位。我这一生很幸运,这些年都是在国家重点工程项目中度过,虽然辛苦,但是非常值得!

期间有很多难忘的回忆,因时间有限,我就简单举一个例子。在三峡电站调试期间,第一批设备是向国外进口的,当时外籍工程师八小时之外都是休息时间,但我们中方希望能够早日投产,就和外籍工程师商量能不能利用晚上的时间也进行调试,最初外籍工程师并不同意,我们就自己来调试,他来把关结果。事实证明,我们做得很好,他对我们的能力和效率也大为赞赏,不仅接受了一定程度的加班,最后甚至主动提出加班加点。经过我们夜以继日的努力,本来一个月的工程,一个星期就完成任务。这是我在历次水电建设过程中感触很深的一点,勤奋努力、无私奉献的精神代代传承,也是我们公司重要的文化之一。

王冰洋:据了解,您是当前为数不多的持有公司股票的高管,请问公司未来是否考虑股权激励?

陈国庆:我本人持有公司少许股票,对公司股票非常有信心,我们也会鼓励高管继续持股。我们将密切关注境内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特别是电力行业央企上市公司实施高管持股或股权激励情况。目前,境内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制度尚处在试点阶段,受外部市场环境影响,公司暂时没有实施股权激励及其他形式的中长期激励。未来公司将加快推进人事、劳动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建立健全激励约束机制,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积极探索实施股权激励。

未来市值还有空间

王冰洋:作为A股分红典范,未来公司是否坚持大比例分红? 

陈国庆:作为央企上市公司和水电龙头企业,为投资者提供良好回报是我们的义务。公司自上市以来一直保持稳定的现金分红政策,2016年公司实施重组后修订《公司章程》,承诺2016年至2020年每年不低于0.65元/股进行现金分红; 2021年至2025年每年分红不低于当年净利润的70%。当前这五年不低于0.65元/股的分红,对我们来说还是有一定压力,不过,经过努力,这两年公司实现了超额兑现,未来我们将平衡未来发展的资金需求与股利分配,继续为股东提供合理的投资回报。

王冰洋:公司今年股价整体表现不错,最近随大盘有所回落,请问您怎么看市场的波动? 

陈国庆:公司股价是投资者给出的价格判断,建立在对公司业绩、优势、透明度,及未来增长空间的基础之上,当然也会受到了国家宏观经济、资本市场发展、行业政策变化和市场供求关系等各种因素的影响。股价在这些因素影响下出现波动是正常的。长江电力今年市值一度创新高,这体现了投资者对公司价值的认可。

对于我们来说,除了持续大比例分红以外,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实行稳健的经营政策,避免出现重大的投资失误,确保业绩每年都能平稳增长。当然,我们也要适当展开一些宣传,通过一定的业绩推介,宣传公司的理念、文化、资产属性、战略方向和收益预期等,进一步增强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我相信公司总市值还会继续上升。


采访札记丨搏击长江铸重器


王冰洋


采访长江电力,是我非常向往的旅程。本以为可以走进公司总部所在地宜昌,窥探一下世界最大水电上市公司的真容风貌,也可借机领略一下公司主要项目三峡工程的宏伟雄姿。然而阴差阳错,机缘不巧,一直未能成行,留下些许遗憾。这次采访,是乘公司总经理陈国庆出差的机会,在北京安排的会面。聊以自慰的是,虽然未到长江各大水电工程现场,但一个小时的访谈,陈国庆通过大量数据和形象描述,已将长江电力发展的全景画面展现在我们眼前。

坐在我们面前的陈国庆,1986年大学毕业即进入葛洲坝电站,此后一直在水电行业摸爬滚打,亲身见证了中国水电行业做大做强的全过程。“我这一生很幸运,这些年都是在国家重点工程建设中度过,虽然辛苦,但是非常值得,也非常自豪”。

数据当中的长江电力,可以说是非常亮眼。上市初期,长江电力装机容量仅为 551.5万千瓦,随着多年的持续建设,目前公司总装机容量已经达4549.5万千瓦。2003-2017年,主营收入由30亿元升至501亿元,净利润由14亿元增至223亿元,增长幅度均超过14倍。同期总资产规模也由296亿元增长至2994亿元;市值也由上市初期的486亿元,一度攀升至最高时的近4000亿元。

这些亮眼的数据,让我们充满好奇,长江电力到底做对了什么,才能换来今天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发展前景?为了帮助我们探寻问题的答案,陈国庆又为我们铺展了一幅公司不断开拓的奋进画卷。

1831年,英国科学家法拉第发现了电磁感应现象,从此开启电能改变世界的奇妙历程,使人类社会进入了突飞猛进的电气化时代。这位自学成才的科学家也许想象不到,170多年后的今天,聪明的中国人已经可以把金属导体切割磁力线的发电原理,运用到装机容量超过2000万千瓦的巨型水电站。而且,中国人还按照现代企业治理规律,将大量水电资产装进一家上市公司当中,打造成世界知名的大型发电企业。

在创造这一奇迹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在亮眼数据的背后,有着万里长江奔涌而来的洪荒之力,有几代水电人孜孜以求的向上动力,有现代经济和金融制度四两拨千斤的巧力,还有因应技术和环境变化及时调整发展战略的敏锐洞察力。

    “直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在古人留下的文化遗产当中,有关长江的诗句俯拾皆是,他们用尽美妙的词汇,感叹山川壮美,寄托无限情思。遗憾的是,万里长江不仅展现壮美,还制造了水患,无数的天灾,在沿岸人的心目当中种下了千年梦想——驯服滔滔江水为我所用。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经济社会水平发展到一定阶段,对长江水电资源的开发利用才从梦想变成了现实。长江电力今天的成就,可以说是中国人治水、用水的一个镜像,是中国经济社会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动注解。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渺小的,要向滔滔江水讨得一份安宁,除了依靠科学技术,还要靠昂扬向上的生命动力。三峡电站第一批进口设备调试期间,中方希望能够早日投产,想把晚上时间也利用起来,最初外籍工程师并不同意,中方人员就自己加班调试。能力和效率得到认可后,外籍工程师也主动提出加班加点。经过夜以继日的努力,本来一个月的工程,一个星期即已完成。这是陈国庆在历次水电建设过程中感触很深的一点,“勤奋努力、无私奉献的精神代代传承,也是我们公司重要的文化之一”。

任何挣钱的买卖都拥有连通资本的权利,每一份理性投资都应该获得合理回报,功能完备的资本市场有其神奇之处,可以汇聚资本的涓涓细流,形成优质企业自由航行的汪洋大海。长江电力上市之后的发展历程,无疑是重点建设项目借力资本市场发展的成功典范。公司上市之后稳健运营,快速发展,来自资本市场的源头活水,不断变成浇筑于长江两岸的钢筋混凝土,日夜运转不停的发电机组输出电能,也给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现金回报。2016年公司实施重组后,《公司章程》规定2016年至2020年每年不低于0.65元/股进行现金分红,2021年至2025年每年分红不低于当年净利润的70%。换句话说,只要上游来水,投资者就有钱进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水电是个靠天吃饭的行业,来水多了水库存不住,来水少了机器转不动。长江电力的综合调剂能力已属上乘,但来水的不确定性仍是公司面临的最大风险。为了长期稳健发展,长江电力确定了“一主两翼”发展战略,“一主”是指做强水电主业,做“世界水电行业引领者”,“两翼”是指国际化发展和水电产业延伸。这是一张富有想象力的新蓝图,期待陈国庆和他的同事们能早日将其变成现实。